博客

男人被点中死穴都会是一枚痴情种子 - 比特色网(btese.com)

更多文章>>

男人被点中死穴都会是一枚痴情种子

雷雷 联系作者
阿莱情感访谈:《消失的女人》
  【开场白·找不到结局】   人生总会有一些奇特的不为人知,也不能说清的缘分。   说又不能说,放又放不下。时间久了,一个人守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过日子,绝对是很残酷也很充实的感受。仿佛一切全都与自己无关,除了在心里惦记千百遍的那个人。更何况是一个年仅13岁、对爱情还很无知的懵懂少年。   文艺作品里像这样迷恋上一个成年女子的男孩子多不多?《玛莱娜》算不算?《朗读者》算不算?还有的早已随风而逝……能留下来搁在心里的毕竟是少数。我们对这样的情感不想妄自揣度。只是觉得像这样的故事,作为看客来说,一定会觉得很好看;但若作为小男孩的母亲或者父亲来讲,却又一定会纠结得心疼。   说到底,这是一个在青春期中发生,却没来得及结束——画一个句点——的故事。事态的发展以及中心人物的去向始终还是一个谜。可以是逗号、问号、省略号、惊叹号……但偏就不是句号。所以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小男孩,完全不能释怀,也在情理之中。只不过小男孩不晓得,有太多故事,都是到死都不会有结果的。——阿莱   受访者:贾晓桦,男,28岁,未婚。13岁那年喜欢上年仅25岁的英语老师张丽。那其实是一种懵懵懂懂的喜欢,晓桦也是在成年之后才确定自己对张老师的感情。在他心里,她更像是他的姐姐。虽然张丽只教过他十个月的英语,但是却给晓桦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只可惜十个月之后,张老师突然失踪了,不告而别。学校方面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晓桦永远记得那个春天。张老师突然不来上课了……这之后,晓桦就陷入了疯狂的寻找。他骑着车子走遍大街小巷,一个人摔了跟头,一边扛着扭曲变形的自行车一边默默流泪……那个夏天的记忆,全部都和寻找这个叫张丽的女人有关……   晓桦的口述:   现在和你说起她,我还是挺激动的,那会儿不像现在,大家都有手机,用手机还可以随意拍照。所以直到今天,我想她了,都只能靠回忆,因为我没有一张她的照片,哪怕班级合影,都没有。其实她要是晚失踪一个星期,也许我们就能有一张合影了,因为那时候很快就要春游了,春游的时候,不是要拍集体照吗?这真可惜不是吗?我那么喜欢她、那么思念她,但是却没有她的照片和影像,就是想找个人都不好找。   我还记得当初学校的评师栏里有她的照片,她离开好几个月了都没有取下来,还在玻璃窗里镶着,和其他老师一起,我每天放学和上学包括课间都会睁大眼睛紧贴着玻璃窗就为了多看她两眼。同学们开始时还对于她的失踪议论纷纷,但渐渐的,也就没人再关心了。学校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议论,有人说她和校长关系不错,也有人说她和教导主任关系不错,有人说她是倒霉于派系之争,还有人说她的出走是出于情变。总之她走了之后,为我们代课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女老师,自那之后,我的英语成绩一落千丈。   有好几次,我都琢磨要不要把学校橱窗里的照片偷出来,但总没勇气这样去做。很奇怪,后来有次下雨把校门口的评师栏泡了。她的照片整个都卷了起来。什么影像都看不到了。再后来就连整个评师栏都拆掉了,我那个垂头丧气啊,那是我第二次失去她,在我初二那年。由于没有她的照片可以回忆,我的整个青春岁月都过得战战兢兢,因为我生怕哪天一觉醒来就把她的样子给忘记了。这段心事,没法对任何人讲。我还尝试过画出她的样子,但我的画技实在拙劣,我能画的就是她头发的样子、她最喜欢穿的小西装,还有她眼角边的一颗痣。这就是我记忆最深的全部。   初一升初二的夏天,我每天都穿着挎篮背心骑着自行车穿城去找她,连四郊五县都去,有一次骑进一个沟里,车子摔坏了,自己也挂了彩,周围没有修车的,因为已经快到市边上了。那正是伏里最热的几天,我背着自行车,一步一拐的,脸上淌着泪和汗。再后来我干脆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车子扔一边哇哇大哭起来,就为她的"再也不见",当时的愿望再简单不过,就是希望能够再次见到她。只要见一面,跟她说上两句话,都行。   我做过梦,好多次,但总是背影,梦里的她,永远都不肯回头,我追过去,不是人没了,就是扭转身却不是她。我自己都很奇怪为什么会对这个女老师如此不能忘怀。   我还是叫她张丽吧,总觉得叫张老师怪怪的,虽然在课堂上我就叫她张老师,但那只是当年,当年我心里也不喜欢叫她老师,老师这个词汇,让我觉得她成了我的长辈。其实我真的只把她当姐姐,她那么年轻漂亮,充满活力,我看得出来,我们学校的男老师全都很喜欢她。她像是所有人的梦中情人,我总觉得,那会儿的张丽无论在我们学生眼中还是她的同事眼中,都像是电影明星一样。   十五年前,我刚上初中一年级。张丽研究生毕业,分配到我们学校做初一英语老师。我后来选择英语作为专业,其实也跟张丽有关。她毕业于某师范大学英语系,自那儿之后,这也就成了我的志向,虽然我最终没有进学校,而是进了外企,但那种影响直到今天都在。这件事我没法对任何人说,虽然我也交女朋友,而且交过不少,还主动追求过一个比我大5岁的女孩,因为我想我也许喜欢比自己大的女人,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忘记张丽这个人。但是不行。我不是喜欢大的女人,而是只喜欢她。当我彻底长成一个男人,明白了同时也经历了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我把她十五年前的样子放在心里百般揣摩,才发现原来我对她早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种爱了。很多次,我和我女朋友在一起,心里想的却是她。当然在我心里,她永远25岁。永远是我长大,她不长大,以今天来看,记忆中的张丽依然25岁,而现实中的贾晓桦却已经27了,很快就28了。我还比她大不是吗?   我知道这样做对不起别的女孩,所以这半年,我一个女人都没找。却疯了一样没事就在网上搜索张丽这个名字,期待能有意外发现。但是这个世界上叫张丽的女人实在太多了。   我也知道,就是真的找到她,她也不可能是当年的她了,她至少有40岁了,估计就和我在菜场里看到的那些皱着眉头挑鸡挑鸭的大姐大婶一样。但是至少我要知道她还好,还活着,嫁了人,有正常的生活。如果是那样,我就放心了,也可以开始我自己的人生了。怕的就是,像现在这样,杳无音信,牵肠挂肚。如果她过得很不好,我会不会娶她呢?我不知道。恐怕就是我想,她也不会答应。那就让我照顾她一辈子吧,听起来像梦话对么?这却是我最真实的心声。   【阿莱手记·痴情男起源】   每个男人身上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死穴。   这死穴不是别的,而是他们天性中的单纯。   当今婚恋市场的女人们最喜给男人盖棺论定,什么花心啦、不负责任啦、见异思迁啦。仿佛天底下好男人真的绝了种,又仿佛这些男人打从娘胎落地就已经有了"背叛女人"的本能。殊不知"男人背叛女人",大部分缘于身后另外一个女人的"煽风点火"。   女人之间像争夺地盘一样去争夺男人,在这一点上,女人的心机不知比男人要多出多少倍。   说到底,女人的对手从来都是女人自己。即便看起来是男人挡在前面冲锋陷阵。看懂了这一层,我反倒觉得那些在情天恨海中颠簸的女人也就不要再自苦了,自家男人即使偶尔欺骗了你,视情节严重与否,当酌情原谅就原谅,最重要他们有时候真的是心口不一,这种心口不一不是说对你就真的狠了心,而是一向耳根子软、将"怜香惜玉"当英雄之举的糊涂男人们总是对外面那些"别有用心者"狠不下心。争取让自家男人回心转意,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其实也是对暂时迷途的男人的不放弃。   说了这么多,好像与今天的故事无关,其实不然。   既然是死穴,就会有被点中的时候。   一旦被点中,每个男人都会是痴情种子一枚。   他们之所以会对这个女人痴情对那个女人无情,其实就是"被点中"和"没被点中"的缘故。这里面还有很多女人巧妙使用"假爱情",就让七荤八素的男人们信以为真,以为这就是寻觅半生的"真爱情"。   爱情发生由不得我们,今天的故事,不啻为一个男人的痴情史,但是想想他对其他女人视而不见的状态,难道不觉得残酷吗?其实真正的痴情,正是对一个女人的"放在心上"和对其他女人的"视而不见"。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视一人为金玉、视他人如粪土。   还有一句,叫做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作为我们今天的结束。   闪存现场      阿莱:现在有什么打算?   晓桦:也没什么打算。   阿莱:希望通过报纸来找?   晓桦:嗯,你说她会看到吗?   阿莱:不知道,也许看到了也不会以为写的是自己。   晓桦:为什么,难道她自己经历的事自己都不记得了?   阿莱:人都会选择性记忆。这段记忆对你来说重要,所以你时隔多年依然记忆犹新;但是对于人家来说,也许一点都不重要,或者早就已经不记得你了,见了面都认不出。你有你的情结,人家有人家的情结,虽然偶尔在生命中遇到过,也说明不了什么。没准彼此就是过客。其实大部分人都是过客关系,能与我们产生关联的人就那几个。   晓桦:她就是与我产生关联的人,其他的,与我都无关。   阿莱:我信。   晓桦:我还能做什么?   阿莱:只能等。等缘分。等奇迹。在不等中去等。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有结果。那你自己的人生还要不要,你要想好。(完)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7a54750100vbpn.html?tj=1

分享到

(2011-10-14 14:11)

会员评论

雪儿,33岁,国外澳大利亚,本科,未婚

2014-05-05 13:26

养眼

欧文,33岁,辽宁沈阳,本科,未婚

2012-04-28 12:16

就像女孩后白马王子情结一样,男人对初恋特别的着迷,那是因为初恋是的女孩在他们心里永远长不大,其实回到现实,男人如果一直和初恋有联系,他俩同时长大变老,也早就没有少男的情节了。

不过如此,30岁,江西赣州,大专,未婚

2012-04-27 14:35

这就像琼瑶在中学时爱上语文老师,可是经过多年以后,见到那位老师却是个糟老头。她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初和她心有灵犀一点通的那个儒雅的老师。 这个小男孩当初单相思的女老师,现在如果出现在这个男孩面前,肯定他的梦也随之破灭。

光明未来,38岁,广东肇庆,中专或相当学历,未婚

2011-10-24 13:02

缘分吧

刘鹏,33岁,江苏苏州,本科,未婚

2011-10-19 16:41

每个人都有故事,我在期待自己的故事。

发表评论

内容:
  (温馨提示--此评论将以站内信形式发送至作者邮箱)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比特色 m.btese.com

打造自媒体平台 比特色

关于我们  |  客服热线:0898-66660725